• 2
  • 12月

公司附近的早市又渐渐恢复了。

大厦的楼下,是原来的早市点(A点)。可能是由于比较影响交通,造成交通捅堵,同时又破坏“净畅宁美”吧,ZF清理了这一块,在前方拐进去的一个废厂旁边建立了早市点(B点)

一开始,确实,早市都迁进B点那边去了。不过没多久,似乎早市又慢慢地移出来了。而到了今天,似乎大部分人又回到了原来的A点了。

我想,也许这就是国家调控和市场调控的区别吧。有人的地方才会有市,空旷地在那规划愿景谈前景还是不行的。

也许,这就是市场规律吧。

  • 15
  • 8月

最近,都接近于忙不过来了,不过,还是颇有成就吧。

几个项目搞下来,真是费不少精力啊,有时都觉得自己分身乏术了。

刚刚做完的这个项目,在行业上应该能够领先一阵了吧。另一个项目也在火热开展当中。

还有就是,几天时间就完成了一个某对手公司号称历经半年时间,精心研发,甚至开发布会来发布的产品。其实,也不想去追究这个产品是不是对手抄袭我们的了。反正很多产品上能看到的东西,都是抄来抄去的。

另外几个项目,目前进度良好。当然,也多亏了我们这个小团队的力量了。

技术上的突破,算是还比较满意吧。

管理水平上,觉得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的。感觉自己在一些事情的判断或决定上,眼光还是不够。管理者的风范依然不足,有时不大清楚如何去。。唉,不提了。

是不是,该坚持一下自己的一些东西了?

  • 30
  • 10月

不知为何,有点疲了。疲的不仅仅是身体。

在同一家公司,从毕业开始,也干了四年多了吧。周边变化得太快,快得我都觉得自己没法适应了。然而,技术却没有太大的长进。

每天都在忙着,顶着很大的压力。同在一个公司里,有的无忧无虑,啥都不愁,依然过得很好。而我们呢,总是在不断地想做好点,还要更好点。其实,项目做得好坏,对收入是完全没有影响的。只不过,既然是我做的,我肯定也不能做一个不好的东西出去吧。

不管是工作,或者之前业余时间搞的typecho插件,我都是很投入,很用心地去做。其实也不知为什么了。慢慢有点疲了,似乎没有动力了。。我还答应过别人做一个东西的呢。现在,只觉得自己越来越懒了。。

项目还一直在赶。其实我一直在问,自己真是为了五斗米折腰不?其实我也不知道答案。只知道:这是我做的,我要做好。

可是,我真的有点疲了!疲得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。

  • 7
  • 5月

在IAR中,编译器会根据函数情况对函数进行控制。但是有时,我们需要对某些函数进行强制内嵌或者强制不内嵌的操作。

如果需要对函数进行强制内嵌的操作,可以在函数上加上
#pragma inline=forced 来进行强制内嵌。

如果想函数不进行内嵌,则可加上
#pragma optimize=no_inline 来进行强制不内嵌。

以上程序对IAR720H有效。其它版本,需要根据相应的帮助来进行。

  • 3
  • 1月

其实,在这个一年交替的时刻,已经不是十分太想去总结或计划些什么了。

其实,在八月份的时候,已经对自己的这三年多做过一次比较系统的总结了。

但不论如何,总是要写些什么的吧。最好是写些成就性的吧,不要一到总结都是在总结那些没完成的,打击自己信心的事。

2011年,最有成就的,应该就是实现了自己一万米的长跑。还参加了珠海12月18日的国际半程马拉松比赛。当然,我报的是男子10公里组的。成绩嘛,53分24秒,313名(有2000人报名,折返点成绩20分19秒)。不是很好的成绩,但自己也比较满意了吧。这也算是我的第一次当运动员了。

2011年,第一次出国。去了柬埔寨吴哥窟。第一次体会到异域的风土人情,其实也是蛮不错的一次感受。

2011年,工作也还算顺利。尽管有太多的不尽人意,没有太令人振奋的消息,但总算也还过得不温不火。

2011年,没看入什么务实的技术书了。倒了看了几本务虚的书。反正蛮看看呗,人生就是要虚虚实实,实实虚虚的。

2011年,是浮躁的一年,做了许多浮躁的事。但同时,也是沉淀的一年,在浮躁的过程中,感觉自己也慢慢沉淀下来了。

第一次去澳门。说起来渐愧,来珠海三年多了,在元旦才是第一次去澳门。不过,这已经是算在2012了吧?

那么,我又该以什么样的心态,来渡2012年呢?

2012,不需要计划,只需要做最好的自己。

写在2012初